宝应县公安局局长左智慧刑事判决书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扬刑二初字第00011号

公诉机关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左智慧,原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2014年7月23日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7月25日被仪征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8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仪征市看守所。

辩护人陆克文,江苏朱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显,江苏朱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扬检诉刑诉(2014)2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左智慧犯受贿罪,于2014年11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王金林、胡海波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左智慧及其辩护人陆克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左智慧在担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杨某甲、何某、胡某、朱某等人所送财物价值人民币110.5699万元,并为上述人员谋取利益;利用担任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李某甲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其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38.71万元。上述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149.2799万元。具体分述如下:

(一)被告人左智慧在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下属杨某甲、何某等人为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及购物卡等物,合计价值人民币25.4万元及劳力士手表一块。

(二)被告人左智慧在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宝应县浙江商会原会长、原扬州市普乐购物中心法定代表人胡某(已服刑)所送现金合计7万元,100克中国银行黄金金条一根,价值人民币3.78万元,100克中国工商银行如意金金条一根,价值人民币2.8899万元,款物合计价值人民币13.6699万元,并为胡某在协调矛盾等方面提供帮助。

(三)2010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左智慧在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期间,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宝应县宝鼎国际酒店法人代表朱某(另案处理)所送现金合计人民币71.5万元,并为其在资产处理等方面提供帮助。

(四)2012年至2014年,被告人左智慧利用其任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扬州大江化工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甲(另案处理)谋取不正当利益,并非法收受李某甲所送现金合计33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71万元的冬虫夏草含片四盒。

为证明指控事实,公诉人当庭讯问了被告人左智慧;宣读了证人杨某甲、何某、胡某、朱某、李某甲等人证言与被告人左智慧的供述和辩解;出示了金条、手表照片、被告人左智慧主体身份材料、购物发票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左智慧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110万余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同时利用其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38万余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左智慧的归案情形可视为自动投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左智慧辩称:1、朱某的62万元,有实际投资,因为每年50万元的分红过高,其于2014年主动终止了该投资活动;2、宝应县公安局各大队所送的10万余元,系下属单位发给主管领导的年终福利,认为是正常现象,跟个人所送应有所区分;3、李某甲为5.15事件所送款物,是李让其办事的打点经费,钱并非送给其本人;4、胡某所送款物,其从开始就不想收,并一直准备退还,胡找其办事都是公事公办,后因胡跑路了,其才将胡某所送款物交给副局长周某,并让其在抓到胡某后代退。

被告人左智慧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宝应县公安局各大队所送的10万余元款项,被告人左智慧明知款项来源并非个人,应定性为各大队在年终时发放的福利,而非行贿款;2、朱某分红的62万元,虽然朱某、左某、被告人左智慧认为这是朱某变相行贿,但并不能改变当时各方投资分红的意思表示,社会上高息回报的民间投资普遍存在;3、李某甲在送钱的时候已经明确是出面打招呼的款项,是否有行、受贿的故意不因事后各方有不同的认识或看法而改变;4、被告人左智慧构成自首、坦白,有积极退赃等悔罪表现,且未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也未给国家造成任何损失,建议对被告人左智慧判处不超过五年有期徒刑的刑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左智慧在担任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杨某甲、何某、胡某、朱某等人所送财物价值人民币48.5699万元及劳力士手表一只,并为上述人员谋取利益;利用担任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李某甲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其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38.71万元。上述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87.2799万元及劳力士手表一只。具体分述如下:

(一)被告人左智慧在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下属杨某甲、何某等人因岗位调整、职务晋升或争取关心等所送现金、购物卡等物,合计价值人民币25.4万元及劳力士手表一只。

1.2011年至2012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白田派出所所长杨某甲为感谢岗位调整、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2万元。

(1)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甲所送现金1万元。

(2)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甲所送现金1万元。

2.2010年至2011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画川派出所所长何某为感谢职务提拔、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1.7万元。

(1)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何某所送现金4000元。

(2)2010年中秋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何某所送现金4000元。

(3)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何某所送现金5000元。

(4)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何某所送现金4000元。

3.2009年至2010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孙某为感谢岗位调整、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2万元。

(1)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孙某所送现金1万元。

(2)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孙某所送现金1万元。

4.2009年至2010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教导员仲某为感谢岗位调整、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1万元。

(1)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仲某所送现金5000元。

(2)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仲某所送现金5000元。

5.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西安丰派出所所长张某甲为感谢职务提拔、争取关心所送现金1万元。

6.2009年至2010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望直港派出所所长乐某为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2万元。

(1)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乐某所送现金1万元。

(2)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乐某所送现金1万元。

7.2008年至2011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先后任宝应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宝应县公安局副局长邱某为感谢职务提拔、争取关心等所送现金合计2.5万元。

(1)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邱某所送现金5000元。

(2)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邱某所送现金5000元。

(3)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邱某所送现金5000元。

(4)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邱某所送现金1万元。

8.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副局长尤某为感谢职务提拔、争取关心等所送价值1万元的金鹰购物卡。

9.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防控大队大队长龚某所为感谢职务提拔、争取关心等送现金合计3.5万元。

(1)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两次分别收受龚某所送现金1万元和5000元,合计1.5万元。

(2)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两次分别收受龚某所送现金1万元和5000元,合计1.5万元。

(3)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龚某所送现金5000元。

10.2009年至2012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先后任宝应县公安局曹甸派出所所长、网监大队大队长李某乙为维系关系、争取关心等所送现金合计1.2万元。

(1)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李某乙所送现金计人民币3000元。

(2)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李某乙所送现金计人民币3000元。

(3)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李某乙所送现金计人民币3000元。

(4)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李某乙所送现金计人民币3000元。

11.2008年至2011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先后任宝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大队长、宝应县公安局副政委的傅某为感谢职务提拔、争取关心等所送现金2万元、劳力士手表一只。

(1)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傅某所送现金5000元。

(2)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傅某所送现金5000元。

(3)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傅某所送现金5000元。

(4)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傅某所送现金5000元。

(5)2011年7、8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傅某所送劳力士手表一只。

12.2009年至2012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黄金信为维系关系、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2万元。

(1)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黄金信所送现金5000元。

(2)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黄金信所送现金5000元。

(3)2011年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黄金信所送现金5000元。

(4)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黄金信所送现金5000元。

13.2009年至2012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经案大队大队长王某为维系关系、争取关心所送现金合计2万元。

(1)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王某所送现金5000元。

(2)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王某所送现金5000元。

(3)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王某所送现金5000元。

(4)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王某所送现金5000元。

14.2008年至2012年,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某乙为维系关系、感谢关心等所送现金合计1万元。

(1)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乙所送现金2000元。

(2)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乙所送现金2000元。

(3)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乙所送现金2000元。

(4)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乙所送现金2000元。

(5)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收受杨某乙所送现金2000元。

15.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时任宝应县公安局范水派出所所长刁某为感谢关心所送现金5000元。

上述事实,有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左智慧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在担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期间,分别收受宝应县公安局多名下属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25.4万元以及劳力士手表一块等事实。

(2)证人杨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于2010年12月调任宝应县白田派出所所长,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照,其分别于2011年、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家中各送左1万元现金,合计2万元。

(3)证人何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08年12月任宝应县画川派出所所长,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照,分别于2010年春节、中秋节、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各送左4000元现金,于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1.7万元。

(4)证人孙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08年调任交警大队教导员,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照,从2009年至2012年每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1万元现金,合计4万元,后左智慧于2012年2月左右退还2万元。

(5)证人仲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09年任治安大队副教导员,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心,分别于2009年、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1万元。

(6)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于2010年12月任宝应西安丰派出所任长,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照,于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在左智慧办公室送左1万元现金。

(7)证人乐某的证言,证实其为与左智慧处好关系,争取关照,于2009年、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各送左1万元现金。

(8)证人邱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0年任副局长,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心,于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1万元现金。另证人邱某还证实,为争取左智慧对其工作上的支持与对其个人的关心,其从2008年至2010年每年春节前,都代表刑警大队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1.5万元。

(9)证人尤某、华某的证言,证实尤某于2011年10月任副局长,为感谢左智慧对尤职务提拔及工作上的关心,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尤让其妻华某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1万元金鹰购物卡。

(10)证人龚某的证言,证实其2009年任防控大队大队长,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照,分别于2010年、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1万元现金,合计2万元。另龚某还证实,其为争取左智慧对其个人及工作上的关心,从2010年至2012年每年春节前,都代表防控大队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1.5万元。

(11)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证实其为争取左智慧对其个人及工作上的关心,从2009年至2012年每年春节前,均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3000元现金,合计1.2万元。

(12)证人傅某、李某丙的证言及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扣押财物清单,手表照片等书证,证实傅某于2011年任副政委,为感谢左智慧在其工作变动上的关心,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左的关照,在2011年7、8月份,托李某丙从香港买了块价值港币5万余元的劳力士手表,到左智慧的办公室送给左智慧。另傅某还证实,其为争取左智慧对其个人及工作上的关心,从2008年至2011年每年春节前,都代表交警大队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2万元。

(13)证人黄金信的证言,证实其为争取左智慧工作上的支持与对其个人的关心,从2009年至2012年每年春节前,都代表治安大队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2万元。

(14)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其为争取左智慧工作上的支持与对其个人的关心,从2009年至2012年每年春节前,都代表经案大队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合计2万元。

(15)证人杨某乙的证言,证实其为维系与左智慧的关系及出于感谢等,从2008年至2012年每年春节前,代表国保大队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2000元现金,合计1万元。

(16)证人刁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09年春节前,为争取左智慧工作上的关心,代表范水派出所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5000元现金。

(二)被告人左智慧在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宝应县浙江商会原会长、原扬州市普乐购物中心法定代表人胡某(已服刑)所送现金合计7万元;100克中国银行黄金金条一根,价值人民币3.78万元;100克中国工商银行如意金金条一根,价值人民币2.8899万元,上述款物合计价值人民币13.6699万元,并为胡某在协调矛盾等方面提供帮助。

1.2009年中秋节前后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胡某所送现金2万元。

2.2010年中秋节前后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胡某所送现金2万元及价值人民币2.8899万元的100克中国工商银行如意金金条一根。

3.2011年中秋节前后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办公室收受胡某所送现金3万元及价值人民币3.78万元的100克中国黄金金条一根。

上述事实,有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左智慧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在担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期间,收受胡某所送现金7万元,100克中国银行黄金金条、100克中国工商银行如意金金条各一根等事实。

(2)证人胡某的证言,证实其原系扬州市普乐购物中心法定代表人、浙江商会宝应县会长,2009年至2011年每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其到左智慧办公室送左钱物。其中,2009年2万元现金,2010年2万元现金和一根工商银行如意金条,2011年3万元和一根中国黄金的金条。之所以送钱给左智慧,是希望得到公安机关的关照,左智慧确实也比较关照,跟地方发生矛盾,左智慧也会派人过来调解一下等事实。

(3)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宝应县公安局副局长,2012年1月份左右,左智慧调离之前,曾交给其一些东西让放到后勤,但并没有让其退给任何人,且东西是用胶带、胶水封好,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左智慧调至油田分局后,其曾询问左智慧存放在公安局的东西什么时候拿走,左说暂时不拿了等事实。

(4)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其在宝应县公安局后勤科做内勤时,2012年1月左右,副局长周某交给其一个用胶布封好的盒子和两个用文件袋包好的东西,让其放在后勤科,后又让其放到档案室,上面周某写了“左县长(存档)”字样等事实。

(5)证人杨某丙的证言,证实其系宝应县公安局档案股副股长,2012年1月份,后勤科的内勤黄某拿着一些东西要放到档案室保管,并说是周某局长让放的,后其打电话给周某,周说先放在档案室,上面有“左县长(存档)”字样等事实。

(6)书证胡某因犯罪被刑事追究的相关材料,证实胡某因涉嫌犯罪于2011年被宝应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后被判处刑罚等事实。

(7)书证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扣押财物清单、暂扣款物专用收据、金条、现金及档案袋照片等,证实该院从宝应县公安局杨某丙处扣押周某交存的人民币7万元、金条两根,档案袋上有周某书写“左县长(存档)”字样等事实。

(8)书证中国工商银行仪征支行出具的情况说明、中国银行仪征支行出具的证明等,证实2010年9月,如意金条销售均价为288.99元/克、2011年9月100克黄金金条价格为378元/克。

(三)2010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左智慧在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期间,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宝应县宝鼎国际酒店法定代表人朱某(另案处理)所送现金合计人民币9.5万元,并为其在资产处理等方面提供帮助。

1.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4万元。

2.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1万元。

3.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5000元。

4.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1万元。

5.2012年中秋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5000元。

6.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1万元。

7.2013年中秋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5000元。

8.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朱某所送现金1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左智慧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在担任宝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宝应县公安局局长、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期间,收受朱某所送现金合计9.5万元,其参与了海奥酒店资产处理并明知朱某是看中其局长位置才送钱等事实。

(2)证人朱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宝应县宝鼎国际酒店法定代表人,其为感谢左智慧在其海奥酒店资产处理中的帮忙,于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到左智慧家送左4万元现金,后为继续争取并感谢左智慧的关心,分别于2011年至2014年每年春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家送左1万元现金,2011年至2013年每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到左智慧家送左5000元现金等事实。

(3)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2010年的时候,朱某跟其讲因左智慧是海奥酒店资产处理小组的组长,在处理资产的事情上帮过忙,想拜访左智慧,于是在2010年中秋前,其与朱某一起到左智慧家,朱某带了些烟酒等事实。

(四)2012年至2014年,被告人左智慧利用其任扬州市公安局江苏油田分局局长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扬州大江化工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甲(另案处理)谋取不正当利益,并非法收受李某甲所送现金合计33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71万元的冬虫夏草含片四盒。

1.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李某甲所送现金1万元。

2.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李某甲所送现金1万元。

3.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李某甲所送现金1万元。

4.2014年5月26日,被告人左智慧在其家中收受李某甲所送现金30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71万元的冬虫夏草含片四盒。

上述事实,有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左智慧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于2012年至2014年每年春节前收受大江化工实业公司董事长李某甲所送现金1万元,合计3万元,于2014年5月26日收受李某甲30万元及4盒冬虫夏草含片,并为其打听案情,向省公安厅有关人员打招呼等事实。

(2)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其系扬州市大江化工实业公司董事长,2012年至2014年每年春节前的一天,其都到左智慧家送1万元现金,送钱的目的是因为左智慧是公安局的领导,万一有事可以请他帮忙。2014年5月26日,其到左智慧家送左30万元现金以及价值5.71万元的冬虫夏草含片,此次送钱是因为左智慧原先是江都公安局副局长,后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公安系统内关系很广,5.15泰州水污染事件发生后,想请左智慧帮忙与泰州公安局、扬州公安局以及省公安厅疏通关系,将案件交到江都办,后左智慧多次与李通电话,告知其了解的情况,钱是送给左个人的,其间左智慧并未与其谈及30万元的退还情况等事实。

(3)证人左某的证言,证实其父亲左智慧约于2014年7月10日晚上让其将一包东西退给李某甲,因李某甲当天不在家,次日早上其到李某甲家退给了李某甲的老婆,具体什么东西其不清楚等事实。

(4)证人范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李某甲妻子,2014年7月11日或12日早上,有个姓左的30岁左右的年青男子到其家退回30万元现金等事实。

(5)证人戴某的证言,证实其原系江苏省公安厅治安局局长,5.15泰州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左智慧曾向其打听过案件情况,并说大江化工厂的老板李某甲是他朋友,请其关心下这个案件的具体情况,案件走向等事实。

(6)证人钱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江苏省公安厅治安局副调研员,5.15泰州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左智慧曾向其问过这个案件的情况,并说大江化工厂的老板是左朋友,请其帮忙打听这个案件的具体情况和走向等事实。

(7)证人张某乙的证言,证实其原系江都区公安局副局长,5.15泰州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左智慧跟其打过电话,让其抓紧审一个姓丁的主犯,争取把这个人审出来,如果案件移交到泰州,江都公安的面子就丢大了,另左智慧还让其把该事情尽快向彭局长汇报等事实。

(8)书证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扣押决定书、扣押财物清单,证实侦查部门于2014年9月17日从李某甲妻子范某处扣押人民币30万元的事实。

认定全案事实的其他证据:

(1)书证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江苏省暂扣款(物)专用收据、中国农业银行个人结算业务申请书等,证实检察机关共暂扣左智慧亲属涉案款83.79万元。在本院审理期间,左智慧亲属王兴梅向本院缴存暂存款21.84万元。

(2)书证仪征市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出具的《发破案情况》等,证实2014年7月21日,扬州市人民检察院将左智慧受贿线索指定仪征市人民检察院办理,该院于同日立案。次日,经扬州市公安局纪委通知,左智慧当日主动配合到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接受讯问,并交待了相关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等事实。

另查明,2011年上半年,被告人左智慧以合作投资为由,由其儿子左某向朱某“投资”50万元,双方约定投资期3年,朱某每年向左某分红50万元,投资期满后,朱某向左某退回本金50万元。2012年,朱某向左某“分红”50万元,2014年,朱某向左某“分红”62万元。2014年5、6月份,被告人左智慧向朱某表示,不再要剩余的分红款38万元及本金。

上述事实,有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左智慧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0年其和朱某认识后,交往多起来,期间,其跟朱某提出有机会带其子左某一起做生意。2011年3、4月左右朱某到江都,其、左某、朱某在场,朱告诉其最近和朋友开了个混凝土搅拌厂,收益还可以,可以让左某入股,双方就参股的事宜达成意向。后其吩咐左某去宝应看看,跟朱某具体商谈参股事宜。后左某告诉其已去宝应与朱某谈妥,左某向朱投资50万元,投资期3年,每年分红50万元,3年返本,其便让左某跟其妻借了50万元用于投资。2012年其得知左某从朱某处分红50万元,2013年年底或者2014年年初的时候,其又得知左某从朱某处获得50万元分红款及部分延期分红利息。2014年5、6月份,朱某来扬州向其表示将安排余下的分红时,其表示余下的分红不要了,朱某后来并未给付余下的分红与本金等事实。

(2)证人朱某的证言,证实2010年年底,在左智慧办公室,其告诉左智慧准备跟朋友投资一个混凝土搅拌站。2011年春节前,其、左智慧、左某在江都一起吃饭,席间,左请其带左某做生意,其告诉左智慧,其在宝应投资了一个搅拌站,一共投资了300万元,一年分红200万元,分3年,并享受20%的固定资产,左请其帮忙带左某。左某到宝应考察后,决定投资50万元到其这边,就分红问题左某提出年收益能否分得50万元,其当时考虑混凝土搅拌场收益还可以,另外左智慧是宝应县公安局局长,分红给左某就是给左智慧钱,所以就答应每年分红50万元,以3年为期,3年满还本,但不给左某固定资产。投资协议在其家洽谈的,混凝土搅拌场老板郁某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签字,是否盖章记不清了。2012年4、5月其通过银行转帐50万元分红款给左某,2013年因生意资金紧张没有分红,2014年1月份、5月其通过转帐分别给左某9万元、53万元分红款,还差38万元分红款及50万元本金未给。2014年5月其到左智慧油田办公室,向左提出将安排余下的分红款,左智慧表示余下的钱不要了。左某投资的50万元其作为投资款交给了郁某。分红之所以远远超过正常的投资回报,一是其自己投资回报比较高,二是左智慧跟其打过招呼,其也是为跟左智慧处好关系等事实。

(3)证人左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初,其、左智慧、朱某在江都一起吃饭,席间朱某告诉左父子其准备与朋友一起开办混凝土搅拌厂,并提出可以让左某入股,三方就参股达成意向。后左智慧吩咐左某去宝应看看,可以的话先投50万元,约同年4月份,左某到宝应找到朱某,随朱查看了搅拌场,最后在朱某家里谈妥,左某向朱投资50万,每年分红50万,3年为期,3年到期后返本,双方签订了协议,混凝土搅拌场老板在场见证,并在协议上加盖了印章。其用自己的钱向朱某投资了50万元,2012年4月第一年分红50万元,2013年因朱某资金紧张未分红,2014年初、5月朱某两次分别转帐分红款9万、53万元给左某,其中53万元是转入左某朋友曹庆林的卡上。上述投资与分红的事,左智慧都知道等事实。

(4)证人郁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扬州宝隆混凝土有限公司总经理,其公司于2011年3月注册成立,公司成立时因缺乏资金,关系不广,其便找到朱某谈合作,朱某答应投资300万元,但觉得入股太麻烦,提出每年给一定的回报,后双方谈定每年给朱200万元分红,3年为期,第3年返本金,三年之后每年分给朱110万元,另朱占公司20%的股份,但朱需为公司多跑业务,后朱也确实介绍了相关业务。另,2011年上半年,朱某找到其说左智慧之子左某想投资50万元到公司,让其见证,其提出投资可以,但投资应算到朱某这边,与其没有关系。后左某与朱某协议约定,由左向朱投50万元,每年分红50万元,3年为期,第3年返本,其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加盖了公司印章,及朱某陪左某到搅拌场查看等事实。

(5)书证银行存取款凭条,证实左某于2011年4月25日取款50万元并于当日存入朱某银行账户;朱某分别于2012年4月15日、2014年1月29日从银行转帐50万元、9万元给左某,于2014年5月5日从银行转账53万元给曹庆林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左智慧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48.5699万元及劳力士手表一只,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其本人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计38.71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左智慧犯受贿罪的指控,除收受朱某62万元一节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外,其他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左智慧接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检察机关接受讯问,并如实供述收受他人贿赂的全部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左智慧主动动员其家人退出全部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

关于被告人左智慧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收受傅某、邱某、龚某等七人以部门名义所送10.5万元,不应认定为受贿犯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上述人员系宝应县公安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虽然所送款项均来源于所在部门,但送款的目的既有为本部门工作争取关心的考虑,又有希望个人能得到左智慧关照的考虑,且部分送款人如傅某、邱某、龚某等在被告人左智慧履职期间均得到了相应的提拔与调动,所以傅某、邱某、龚某等以部门名义所送的款项并不影响被告人左智慧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益之受贿性质的认定。故对上述相关辩解与辩护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人左智慧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收受胡某款物的行为不应认定为受贿犯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左智慧明知胡某想通过其职务行为谋取利益,却在三年时间内累计收取胡所送7万元现金及两根金条,并为胡某谋取利益;胡某因涉嫌刑事犯罪被上网追逃后,被告人左智慧既未向组织及时如实汇报,也无证据证实其从宝应县公安局离任时曾吩咐他人代为退还相关款物;至于被告人左智慧为胡所谋利益是否正当,并不影响对其收取贿赂性质的认定。故对上述相关辩解与辩护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人左智慧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李某甲所送30万元现金及价值5.71万元的冬虫夏草含片不应认定为受贿犯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李某甲在向被告人左智慧送上述款物时,双方并未对所送款物的具体用途进行约定。李某甲主观上具有向被告人左智慧或通过被告人左智慧向相关人员行贿的概括故意,且其所请托的疏通关系、打探案情等事项并非正当利益;被告人左智慧接受了李某甲所送上述款物后,积极帮助李某甲向公安机关相关人员打招呼、打探消息并及时反馈给李,事后不仅支配了部分物品,而且从未有向李某甲退还未花用款物的意思表示,直至发现李某甲失联、担心受贿事发,才匆匆让其子左某向李某甲妻子退还钱款,在李某甲失联之前其主观上占有上述款物的故意明显。故对上述相关辩解与辩护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人左智慧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左某从朱某处取得的“分红”款62万元,不应认定为受贿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该62万元“分红”,虽与被告人左智慧的职务有一定的关联,但被告人左智慧及其子有50万元的实际投入、投资的经营项目客观存在、关系人朱某每年确有较高收益,被告人左智慧及其子从该项目中获取的“收益”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方可以受贿论处,而公诉机关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被告人左智慧及其子实际出资的应得收益是多少,故认定被告人左智慧该节受贿62万元的证据不充分,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节事实,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左智慧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25日起至2022年7月23日止)。

二、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扣押在案的涉案款人民币捌拾万零陆仟壹佰元、金条两根,劳力士手表一只予以没收,由该院上缴国库。其他暂扣款、物由仪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谢应松

审判员  蔡 铭

审判员  陈圣勇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孙 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