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捷: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公安局在无任何法律依据和基础的情况下制造假案、错案、冤案。现在继续违法行政,执法犯法;犯罪事实得不到控告的上访信

本文来源豆瓣网,2014-09-19 18:50:31, http://www.douban.com/note/426078061/

被控告人: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公安局 邱如松,周金平,崔炎等 地址:江苏省宝应县叶挺路,电话:0514-88223111 邱如松0514-88877010 周金平13813101518

事实和理由:

2012年9月5日晚八时左右,在山东省济南市山大路,丁坚原,汤柳青和丁捷居住的地方,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网监大队五个便衣人员破门而入,在我们不知何原因的情况下,强行将丁捷带走,并将2台电脑主机、各种银行卡、资料、现金和汽车等物品扣押和开走,并在屋内遗留便衣人员的携带手铐1件,去向不明,直到9月11日才收到来自宝应县公安局发给丁坚原的“拘留通知书”以莫须有的罪名“涉嫌非法经营罪”将丁捷刑事拘留。提审过程中,公安采取恐吓等手段,非法获得扣押的银行卡的密码,非法提取卡内现金。本人要求把公司网站关闭,要求遭到他们宝应公安的拒绝。(在丁捷被拘押期间,冒充本公司人员在丁捷的QQ空间内发布交易信息,继续钓鱼执法欺骗其他客户)。丁捷被逮捕,羁押在宝应县看守所长达9个月10天。

此事件发生后,当晚丁坚原分别向济南110和政府12345反映情况,并在事后数日分别向省、市、中央有关公安部门和政府部门信访办反映情况。

对宝应县公安局某些责任人,违法犯法执法犯法的行为丁坚原先后向有关部门递交行政诉讼状和控告书。

2012.11.25丁坚原向宝应县法院投递行政起诉状。

2013年2月20日丁坚原向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检察院投递了“控告书”

2013年3月8号寄给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书

对丁捷一案,宝应县检察院两次退查给宝应县公安局的情况下。

2013年4月9日丁坚原给宝应县公安局信访办亲自递交信件,向邱如松副局长反映问题和提出要求。

1.要求对酿成丁捷冤案的责任人,给予相应的法律制裁。

2.宝应县公安局应按《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九十五条,第九十七条等条款解除对丁捷的限制人身自由的拘禁等相关事宜。至4月22日没有任何反馈和说法,至23日宝应县公安称办案没错。对宝应县公安局这种无视法律,执法犯法的行为再次提出控告。

在这期间丁坚原通过网络递交给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书。随后97号检查官给受害人丁捷家里去电话。丁坚原随即去宝应处理此事件。

居然在宝应检察院3次退查的情况下。宝应县公安局还继续违法,直到2013年6月14日以取保候审的结果释放丁捷,继续使丁捷蒙受冤屈,家庭受到伤害,侵犯人权。

在丁捷随后释放的日子里,丁坚原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并与2013年9月4日丁捷、丁坚原、汤柳青,对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公安局违法犯罪事实向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局提交了控告书。仍然不能得到立案彻查。

迫于现在的情况,根据警察法第46条,公民或者组织对人民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有权向人民警察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行政监察机关举报、控告。受理检举、控告的机关应当及时查处。特向贵巡视组上书,望给予督办。

丁捷自1998年互联网宽带进入中国以来,在读大学期间就在国际性的电子商务网站“ebay”上从事商务活动,并积极参加2006年—2008年中央电视台“赢在中国”三届青年创业大赛,并写有多份创业商业计划书,于2007年10月份成立济南贝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次年更名为济南贝金科技有限公司,在互联网创建并经营国内和国际两个“贝金电子货币兑换”平台,至到2012年9月5日晚8时以前始终在经营着。在这期间有“山东商报”对丁捷的有关报道,以及经营中出现民事纠纷中的济南历下区人民法院(2006)历民初字第2515号民事判决书。都对丁捷创建。“贝金电子货币兑换”的合法性给予了肯定。

电子货币毕竟还是一种相对比较新的事物,它也是在传统货币的条件下产生和发展的,有关的书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 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李爱君所著《电子货币法律问题研究》、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柯新生所著《网络支付与清算》) 丁捷根据以上材料写的“电子货币兑换运营流程图”一文,还可参考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及国内有关法律规定都给予了阐述,明确说明电子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差异,确切说出现在的电子货币只是一种“特殊商品”“财产”。

丁捷经营的“贝金电子货币兑换”只是一种互联网系统在国际电子商务范围内的货物资金支付手段后的一种服务。

受到2008年8月份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的支持和保护,具体条例如下:

第三条:本条例所称外汇,是指下列以外币表示的可以用作国际清偿的支付手段和资产。(一)外币现钞,包括纸币、铸币;(二)外币支付凭证或者支付工具,包括票据、银行和存款凭证、银行卡等;(三)外币有价证券、包括债券、股票等;(四)特别提款权;(五)其他外汇资产。

第四条:境内机构、境内个人的外汇收支或者外汇经营活动,以及境外机构,境外个人在境内的外汇收支或者外汇经营活动,适用本条例。

第五条:国家对经常性国际支付和转移不予限制。

第七条:经营外汇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外汇管理部门的规定为客户开立外汇账户,并通过外汇账户办理外汇业务……

第五十二条:本条例用语的含义(三)经常性项目,是指国际收支中涉及货物、服务、收益,及经常转移的交易项目。

“宝应县公安起诉意见书”“宝公刑诉字(2012)第750号”第12页第一行至第四行止。“……丁捷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涉嫌非法经营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之规定,现将此案移送审查起诉。”

现控告人对以上段落给予解剖。

前面已阐述了,丁捷经营是受法律保护的是合法的,宝应县公安局说丁捷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涉嫌非法经营罪,宝应县公安局不能说明丁捷何种经营行为也不能明确说出丁捷如何触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中的4条中的第几条,涉嫌非法经营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罪行法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毫无疑问宝应县公安局强加罪名于丁捷,这就是事实。并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之规定为他们开脱罪责。而应是宝应县公安局,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的,应当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并且通知原批准逮捕的人民检察院”认识自己错误的时候了。

“宝应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第11页正数13行起至倒数第4行止“(18)2007年至今,犯罪嫌疑人丁捷……以计算机电脑为工具,在互联网创建并经营“贝金电子货币兑换”交易平台,通过低买高卖的手段进行外汇电子货币与人民币的非法兑换。……”以上事实有如下证据,……丁捷的供述,证人证言、物证、书证等……。“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足、足以认定”。

现控告人对以上段落表示如下看法:

互联网它本身的特点是开放、透明,参与性强,丁捷从2007年10月份就注册公司进行经营。不管何人,只要进入互联网,参与其中进行调查,什么情况不能掌握呢?难道只有宝应县公安局通过拘留、侦查手段获得丁捷这证据那证据的信息!是否怀有不可告人的企图。

所以说宝应县公安局费尽心思的将外汇,电子货币,人民币,兑换这些定义,属性、分类很强的词用非法一词串联起来,进行捏造和编排造成所谓的犯罪事实,其目的不昭然若揭了吗?诬告陷害丁捷意图使丁捷受刑事追究。掩盖宝应县公安局内某一小撮人的犯罪事实。

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公安局内一小撮人

1. 犯有徇私枉法罪

a.丁捷所经营的“电子货币兑换”是相对较新的事物,是推动新生事物的发展,推动社会技术进步的一种创新行动。法律已经明确阐明“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就受法律支持和保护的”前文已有阐明。

b.公安局内一小撮以丁捷“非法经营罪”拘留丁捷,无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违法犯法,显而易见,他们必然怀有恶意和歹心,为所属部门获取利益;或私人谋取利益,恶意突破管辖范围违法立案侦查等。

2.犯诬告陷害罪

a“电子货币兑换”与“非法买卖外汇”不是一个概念,不能同日而语。宝应公安局依“非法买卖外汇”强加于丁捷,用“非法经营罪”的说法。非法拘留丁捷。

b宝应公安局某些责任人,不能以法律为准绳,在没有任何法律基础和依据的条件下,所从事的任何活动都不是公务活动。不是国家授权活动。丁捷被非法居留长达9个月10天,就暴露他们的丑恶嘴脸。

3.犯非法拘禁、非法搜查罪、非法扣押财产等罪

宝应县公安局2012年9月5日晚8点左右,在丁坚原家中的土匪行动,前文叙述的情况就是例证。并呈上当日有关责任人无相关法律文书的情况下,非法拘禁、非法搜查的证据

a周金平展示的所谓法律文书行动便条照片一张。

b丁坚原家庭门窗损坏的被搜查情况的照片两张。

c与周金平犯罪的同伙照片一张

d.遗留在丁坚原家中的刑具照片一张

e.2012年9月11日丁坚原收到的由宝应县公安局拘留丁捷的通知书复印件一份,(从而证明了2012年发生在丁坚原家中的事件是在没有相应法律文书条件产生的,是违法的)

f.在丁捷被拘留,提审过程中;公安采取恐吓手段非法获得扣押的银行卡的密码,非法提取卡内现金的银行交易明细(交易历史记录),从而证明宝应公安的犯罪事实。

g.在丁捷被拘留期间向。丁捷要求把公司网站关闭,要求遭到他们宝应公安的拒绝,冒充公司人员在丁捷的qq空间内发布交易信息,继续钓鱼执法欺骗其他客户的qq空间截图,从而证明宝应公安的犯罪事实。

综上所述:对宝应公安局的诬告陷害、徇私枉法、非法拘禁行为,非法剥夺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非法搜查公民身体,非法搜查和非法进入公民住宅,立案彻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赔偿控告人因此事件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丁捷:含冤羁押9个月 计算机高材生一夜掉光头

本文来源猫扑网,2014-09-19 发表http://3g.mop.com/dzh/47766823.html

含冤羁押9个月  计算机高材生一夜掉光头

丁捷,今年33岁,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济南人。乍看他,头发稀疏,不善言谈,神行伛偻,完全没有年轻人的朝气。不是深交许久的人或许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热爱棒球、骑行,喜欢跑步、健身,浑身充满青春活力的人。他如今的现状源于2012年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差点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丁捷是齐鲁工业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在读大学期间就在国际性的电子商务网站“ebay”上从事商务活动,并参加2006年—2008年中央电视台“赢在中国”三届青年创业大赛,并写有多份创业商业计划书,于2007年10月份成立济南贝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次年更名为济南贝金科技有限公司,在互联网创建并经营国内和国际两个“贝金电子货币兑换”平台,至到2012年9月5日晚8时以前始终在经营着。关于电子货币兑换,山东知名媒体山东商报曾用《倒卖电子货币: 年逾千万的生意》为题对丁捷所经营的业务进行了肯定性报道,引起了舆论的关注。期间,顶捷经营的货币兑换业务出现民事纠纷,济南历下区人民法院(2006)历民初字第2515号民事判决书。都对丁捷创建“贝金电子货币兑换”的合法性给予了肯定。

江苏宝应公安异地私闯民宅抓人  莫名被逮捕

2012年9月5日晚八时左右,在山东省济南市山大路,丁坚原,汤柳青和丁捷居住的地方,丁捷向往常一样在电脑前处理业务,忽然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一头雾水的丁捷探头询问之际,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网监大队(事后得知)五个便衣人员强行破门而入,强行将丁捷带走,并将2台电脑主机、各种银行卡、资料、现金和汽车等物品扣押和开走,并在屋内遗留便衣人员的携带手铐1件,去向不明,直到9月11日才收到来自宝应县公安局发给丁坚原的“拘留通知书”以 “涉嫌非法经营罪”将丁捷刑事拘留。提审过程中,公安采取恐吓等手段,非法获得扣押的银行卡的密码,多次非法提取卡内现金,共82.3万(有交易信息,怀疑私吞)。丁捷在被审讯羁押期间,多次要求宝应县公安局关闭交易网站被拒。可怕的是,宝应县公安局冒充贝金公司人员在丁捷的QQ空间内发布交易信息,继续钓鱼执法欺骗其他客户,受损失客户多达数十人,牵涉金额近数万元。

丁捷成了莫名的受害者,因为这一变故,公司停业,从年逾百万收入的青年才俊创业者到颠簸流离没有工作差点罹患忧郁症的落魄青年。

电子货币兑换是非法经营?羁押9个月不起诉不释放!

从“宝应县公安起诉意见书”“宝公刑诉字(2012)第750号”第12页第一行至第四行止。“……丁捷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涉嫌非法经营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之规定,现将此案移送审查起诉。”

“宝应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第11页正数13行起至倒数第4行止“(18)2007年至今,犯罪嫌疑人丁捷……以计算机电脑为工具,在互联网创建并经营“贝金电子货币兑换”交易平台,通过低买高卖的手段进行外汇电子货币与人民币的非法兑换。……”以上事实有如下证据,……丁捷的供述,证人证言、物证、书证等……。“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足、足以认定”。

奇怪的是,宝应县公安局根本没有对丁捷进行起诉,在丁捷羁押达9个月10天后,宝应县以“侦查不足”“取保候审“将丁捷释放了。实际上应该无罪释放,丁捷在无罪羁押期间并没有被起诉开庭,哪里来的取保候审?!!再说取保候审期间可以审查起诉,但是宝应县公安局发了一纸“取保候审解除”通知。变相把无罪释放淡化了。

被释放的丁捷却被摧残的没有了人样。“在看守所里跟杂七杂八的人关在一起,被里面的人打,那段时间因为压力大,开始大把脱发,直到秃顶”

“我非法经营,到底是怎么非法经营了?宝应县公安局说我通过低买高卖的手段进行外汇电子货币与人民币的非法兑换,宝应县公安局将外汇,电子货币,人民币,兑换这些定义,属性、分类很强的词用非法一词串联起来”说白了,宝应县公安局根本不懂货币退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的,应当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

电子货币兑换是什么?

电子货币是通过电子网络发行并可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货币,世界上那些拥有先进技术和大量资本的机构和个人(如软件公司、电信业者、中介业者等)像商业银行一样都将发行和经营电子货币作为其主要业务。

大大小小的电子货币兑换平台存在很多。

前段时间,虚拟货币比特币引起舆论的关注,走进公众的视野。众所周知比特币是一种网络虚拟货币,就跟腾讯公司的Q币类似,但是已经可以购买现实生活当中的物品。它的特点是分散化、匿名、只能在数字世界使用,不属于任何国家和金融机构,并且不受地域限制,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兑换它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但是,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换种说法,以Q币为例,我依托某平台,用发行货币来等价或高价兑换是否违法?答案是否定的。

比特币只是电子货币中的一种,电子货币种类很多。在法律上关于电子货币的兑换是没有界定的,法律没有规定既是合法的。

丁捷经营的“贝金电子货币兑换”只是一种互联网系统在国际电子商务范围内的货物资金支付手段后的一种服务。

受到2008年8月份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的支持和保护,具体条例如下:

第三条:本条例所称外汇,是指下列以外币表示的可以用作国际清偿的支付手段和资产。(一)外币现钞,包括纸币、铸币;(二)外币支付凭证或者支付工具,包括票据、银行和存款凭证、银行卡等;(三)外币有价证券、包括债券、股票等;(四)特别提款权;(五)其他外汇资产。

第四条:境内机构、境内个人的外汇收支或者外汇经营活动,以及境外机构,境外个人在境内的外汇收支或者外汇经营活动,适用本条例。

第五条:国家对经常性国际支付和转移不予限制。

第七条:经营外汇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外汇管理部门的规定为客户开立外汇账户,并通过外汇账户办理外汇业务……

漫长上访路  被提取的80多万现金不知去向 怀疑被公安局私吞

丁捷在羁押期间,没有遭到起诉,原因很简单,他所经营的业务是无罪的,宝应公安局掩盖自己的错误举动迟迟不放人。

2013年4月9日丁坚原(丁捷父亲)给宝应县公安局信访办亲自递交信件,向邱如松副局长反映问题和提出要求。

1、   要求对酿成丁捷冤案的责任人,给予相应的法律制裁。

2、  宝应县公安局应按《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九十五条,第九十七条等条款解除对丁捷的限制人身自由的拘谨等相关事宜。至4月22日没有任何反馈和说法,至23日宝应县公安称办案没错。对宝应县公安局这种无视法律,执法犯法的行为再次提出控告。

目前受害者丁捷的银行卡被宝应县公安局多次提取共82.3万多元不知去向,讨要未果,怀疑被私吞,因为分多次提取等。

要求宝应县公安局道歉并对所受损失进行赔偿,谴责宝应县公安局的违法行为。